泰宁新闻网

新西兰工党历史性大胜后,阿德恩面临未完成的答卷和更大挑战

鞋

泰宁新闻网 http://www.tainingxinwen.cn 2020-10-18 17:22 出处:网络
新西兰工党历史性大胜后,阿德恩面临未完成的答卷和更大挑战 2020年10月17日,新西兰举行了因疫情而推迟的第53届国会选举。现任总理杰辛达·阿德恩领导的工党以超过49%的得票率取得压倒性胜利,拿下国会过半议席。阿

新西兰工党历史性大胜后,阿德恩面临未完成的答卷和更大挑战

2020年10月17日,新西兰举行了因疫情而推迟的第53届国会选举。现任总理杰辛达·阿德恩领导的工党以超过49%的得票率取得压倒性胜利,拿下国会过半议席。阿德恩不仅将顺利连任,还可组织新西兰实行混合比例代表制以来的首个多数党政府。 尽管阿德恩凭借其个人魅力和执政3年来的危机处理能力为工党赢得更多选民支持,但大选之后如何重振遭到疫情重创的经济,充分兑现2017年大选前便已作出的承诺,才是其第二个任期内真正的挑战。

10月17日,在新西兰奥克兰,新西兰现任总理、工党党魁阿德恩在工党大选夜会场讲话。新西兰选举委员会17日晚公布议会选举初步结果,执政党工党在当天的选举中获得超半数席位,赢得政府组阁权。新华社 图

工党的历史性胜利将改写政治版图? 不同于英国等多数英联邦国家,每三年一次的新西兰大选自1996年起采取“混合比例代表制”,旨在避免工党和国家党两大党长期垄断国会议席,增加其它小党进入国会的几率。 在此制度下,120个国会代表席位由单一选区议席和政党比例议席组成(今年大选前者为72席,后者48席),选民投票时投两张选票:一张投给自己支持的本选区候选人,另一张则投给自己支持的政党(俗称“政党票”)。选举结束后,每个选区得票最多的候选人赢得本选区议席;政党票得票率超过5%的政党按照得票比例分配相应的政党比例议席,并按照各自提名的比例代表候选人名单顺序任命议员。 自该制度实施后,1996年至2017年8次大选,工党和国家党均无法单独拿下过半议席,需要和小党合作组建联合政府。此外,为保证毛利人在国会中有其代表,自1967年起新西兰大选专门设置了毛利人选区,为毛利人保留国会议席。今年大选,新西兰设置了7个毛利人选区。 随着计票工作的全部完成,今年新西兰大选结果已经出炉。大选前现任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及其领导的工党便被外界普遍看好,而开票结果给工党及其支持者带来了意外之喜:49.1%全国得票率不仅远远超出最大对手国家党,近六成的选区议席加上近半数的政党得票率使得工党累计赢得64个国会议席, 成为混合比例代表制实施以来新西兰国会第一个单独获得过半议席的政党。

2020年新西兰大选结果

不同于上次大选时国会议席不如国家党,需要联合绿党和新西兰优先党组阁,如今工党已经可以单独组建多数党政府。难怪阿德恩在结果出炉后兴奋地对支持者表示“今晚新西兰给予了工党至少50年来最大的支持”。相比之下,国家党无疑成为本届大选的最大失意者:得票率比2017年大跌近20%,国会议席锐减21席,未来三年注定在野。 多党竞争的混合比例代表制下,工党在今年大选中一家独大,似有重写政治版图之势。但考虑到此次大选所处的特殊时期, 阿德恩和工党的胜利,与其说是其硬实力的扩充,倒不如说是众多因素综合作用导致的结果: 作为新西兰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美女总理”,阿德恩凭借其亲和力和同情心赢得了民众的好感,塑造了独特的个人魅力:2018年在总理任期内产女,并抱着女儿出席联合国大会,其暖心的“宝妈”总理形象令世界关注;三年总理任期内,阿德恩已经将自己塑造成全世界最独特的魅力型领袖,在新西兰自然也不乏相当的人气。

阿德恩带着3个月大的女儿出席联合国大会,后者被媒体称为“第一宝贝”。

近两年来,新西兰遭遇了三次重大国家危机(克赖斯特彻奇清真寺枪击案、2019年怀特岛火山爆发、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而阿德恩凭借及时果断的行动和贴近平民的柔情有效地化解危机,获得不少民众认可;尤其在今年疫情肆虐全球的大背景下,新西兰政府及早关闭边境、实施封锁、切断传播途径,至今感染病例和死亡率仍处于世界最低水平之列;危机之下往往催生“聚旗效应”,而意志坚定的阿德恩又擅于处理危机,更没有理由得不到选民继续支持。

清真寺枪击案爆发后,阿德恩身着穆斯林妇女装扮亲赴现场,与受害者家属拥抱。

新西兰现行选举制度也令工党在大选中受益:占国会多数的单一选区议席选举采取简单多数制,工党候选人只需获得选区内最多票数即可当选;而政党票分配时有得票率5%的门槛,即有成千上万张选票被这些无望进入国会的政党“浪费”。因此,工党凭借正好半数以下的选票,即可确保国会绝对多数议席。 个人魅力效应无法持久,魅力的消失甚至会反噬领导人及其政党;危机并非常态,而常态之下的治国能力才是持续的考验;多党竞争选举机制下,任何制度安排也不可能永远为一个政党服务,今日令工党额外受益的混合比例代表制,也极有可能在三年后的大选让对手获利。正因为如此,国家党党魁朱迪思·科林斯在败选后的讲话中表示:“三年时光眨眼即逝,我们将会回来。” 英国广播公司(BBC)的评论更是一针见血:“2020年的大选结果很可能是一次意外,不会导致新西兰政治文化的根本性改变。” 竞选承诺尚未兑现,更大挑战就在眼前 阿德恩本人俨然成为新西兰乃至国际政坛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线,但她本人也承认此次大选的结果也有一些意外惊喜。事实上,在今年年初之前,工党的支持率和国家党极为接近、交叉领先。若非全球疫情爆发,阿德恩连任总理也远非板上钉钉。

上届大选结束后至本届大选开始前新西兰各政党支持率变化,其中红线代表工党支持率,蓝线代表国家党支持率。

由于2017年大选赢得议席不足,阿德恩依靠民粹主义政党新西兰优先党和中间偏左的绿党支持,方才组成联合政府。正因如此, 倾向妥协和谋求共识成为她的领导风格。为了最大限度维系团结和共识,阿德恩一方面不吝表达实现社会正义的决心,但另一方面并不愿意采取激进政策来变革结构性的不平等。面对贫富差距显著的现状,阿德恩需要小心翼翼地在中产阶层选民和低收入选民之间取得平衡,力图得到各阶层的认可,而这一点对于任何国家的领导人皆非易事。 正因为如此,尽管阿德恩在两次大选期间喊出了响亮的口号,但上任之后却难以改变现状。例如,此前三次大选期间工党都承诺要征收资产收入税,但至今仍未实施,阿德恩更是在去年表示任期内不会征收资产收入税。毕竟面对支持征收富人税的绿党和支持减税、在社会议题上持保守立场的新西兰优先党,阿德恩首先要维持政府不解体,方可考虑施政政策。

新西兰副总理温斯顿·彼特斯(左一,新西兰优先党)、总理阿德恩(左二,工党)、绿党党魁詹姆斯·肖(右二)和财政部长格兰特·罗伯特森(右一,工党)。

虽然今年大选之后工党可以单独执政,但阿德恩和工党都清楚本届大选的结果绝不意味着未来的常态。 从长远角度考虑,如果阿德恩和工党希望长期执政,势必要依赖绿党、新西兰优先党或其它政党的支持。这种情况下,阿德恩和工党自然无法也不会选择激进变革,与任何可能结盟的小党制造根本性的对立。因此,即便阿德恩早在2017年便宣称要领导一个“变革的政府”,迄今为止她也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变革。 吸引选票的漂亮口号和现实执政中的保守谨慎形成了巨大反差,也成为了横亘在阿德恩第二任期面前的巨大挑战:如何兑现自己对选民的承诺。 如果承诺迟迟无法兑现,随着社会回归常态,“言而无信”的公众批评终将在未来的选举中对阿德恩和工党造成实质性杀伤。选举前两天,国家党专门发文列举了工党没有兑现的重要承诺: ●说要解决住房危机,结果民众住房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计划在十年内帮助半数贫困儿童脱贫,但如今儿童贫困指标反而恶化; ●承诺2021年在多米尼昂路沿线建设轻轨,缓解奥克兰的城市交通拥堵,可至今毫无规划,却要向奥克兰市民加征燃油税; ●雄心勃勃要提高高校入学人数,结果如今大学生数量进一步下降,教学质量与成效十分糟糕。 幸运的是,阿德恩面对疫情体现的果断和成效帮助她“团结了500万新西兰人民”,赢得本届大选。但疫情不会使上述问题消失,反对党和选民也不会忘记阿德恩的承诺。面对其它党派和民间反对掣肘,阿德恩已经尝试过的资产收入税、用水和污染税等税收政策均无法推行,政府财政收入难以增加,反而招致117亿美元的“税收政策黑洞”(前财政部长斯蒂芬·乔伊斯语)。一旦社会经济恢复常态,拿什么履行诺言势必成为阿德恩的一大难题。 相比于“尚未完成的答卷”,眼下阿德恩更大的挑战,莫过于如何重振遭到疫情重创的经济。 为了有效地防控疫情,新西兰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今年新西兰的经济表现堪称11年来的最差水平,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国内生产总值(GDP)首次负增长,第二季度更是暴跌12.2%。规模庞大的服务业是新西兰的支柱产业,近年来在新西兰GDP占比已超过60%。但疫情之下,服务业是受到冲击最为严重的行业。由于长时间的封锁政策导致服务业和国际贸易全面停滞,新西兰经济研究院的专家预测全国失业率将从当前的4%暴增至15%-30%之间。

【新西兰工党历史性大胜后,阿德恩面临未完成的答卷和更大挑战的相关评论】

本文标题:新西兰工党历史性大胜后,阿德恩面临未完成的答卷和更大挑战
http://www.tainingxinwen.cn/news/521557.htm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