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宁新闻网

1885年 1885年是什么朝代

鞋

泰宁新闻网 http://www.tainingxinwen.cn 2020-03-27 13:37 出处:网络
1885年 1885年是什么朝代 1885年是什么朝代 清朝 清朝疆域(1820年) 清朝(公元1636年~1911年,一说1616年建立,1644年起为全国性政权),又称大清,简称清,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由少

1885年 1885年是什么朝代

1885年是什么朝代

清朝 清朝疆域(1820年) 清朝(公元1636年~1911年,一说1616年建立,1644年起为全国性政权),又称大清,简称清,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由少数民族(满族)建立并统治全国的封建王朝。

公元1885年属于清朝那一代

公元1885年,是清光绪十一年。在位的皇帝是清朝第十一位皇帝载湉。 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1871年8月14日—1908年11月14日),清朝第十一位皇帝,定都北京后的第九位皇帝,在位年号光绪,史称光绪帝。父亲醇亲王奕譞,生母叶赫那拉·婉贞为慈禧皇太...

1885年是属什么的

是属牛的你可以在手机日历上面找到1885年就可以看到那一年是属什么的了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萨沙历史上的今天。

满清对列强唯一获胜的陆地战役:1885年3月23日镇南关之战爆发。

法国早在19世纪中期,就开始试图染指越南,通过武力控制了南越,1862年在西贡设立殖民政府。

随后,法军逐步开始入侵越南北部,腐败的越南阮朝已经无法抵抗。

1873年,法国海军大尉马利·约瑟夫·弗朗西斯·安邺,率领法军攻破了河内城。

由此,越南在越北的控制几乎崩溃。

法军继续北上时,遭遇了割据越北红河地区,以老街为中心的黑旗军。

黑旗军是一支中国的起义军,曾加入天地会反叛运动,坚持反清复明。

他们规模太小,在刘永福时代只有200多人。

黑旗军被清政府击败以后,越境逃入越南北部的红河流域。

越北红河流域的地形极为复杂,越南军队无力驱逐黑旗军,就默认了他们的割据地位。

红河是越北对中国商贸的主要水上要道,黑旗军对过往船只收税,作为军费来源。

黑旗军杀官不扰民,同当地越南居民相安无事。

此时,中国西南兵乱横行,战争连连,民族仇杀不断,自然灾害频发。

广西省百姓的生活无以为继,颇有举家逃亡到越北的情况。

这为黑旗军,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兵员!

收拢从中国逃难而来华裔难民,黑旗军逐步壮大起来,发展到2000人规模。

黑旗军的士兵,主要是归顺、龙州、上思、宁明和钦廉人。

这些地方都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民风彪悍,老百姓敢打敢拼,不怕流血。

所以,黑旗军颇有战斗力,熟悉地形,又得到当地群众支持,是很难对付的地方武装力量。

这种情况下,法军指挥官安邺却傲慢自大到极点。

在河内的作战中,安邺率领区区200多法国海军陆战队,就吓跑了7000多越南政府士兵。

整个越南北部有越南政府军5万多人,而面对法军数百人的进攻,他们根本不敢抵抗。

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安邺大尉接连占领河内、海阳、宁平、南定四个省会,所向披靡。

相比起来,越南士兵好歹还是正规军,黑旗军不过是一群盘踞红河的中国土匪。

在安邺看来,黑旗军根本就不堪一击。

这边,越南政府不愿意越北彻底被法国人占领,任命刘永福为四品武官“代理兴化(省)保胜防御使”,给了他正式的官职,希望他能够有所作为。

黑旗军数量只有2000人,武器非常落后,只有少量火绳枪。

不过,黑旗军和刘永福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是从枪林弹雨中活下来的精兵悍将。

刘永福分析大局,认为法军正在源源不断向河内集结,不能等敌人全部赶到后被动挨打。

而河内有几千越南伪军,安邺的法军只有200多人。

法军装备精良,士气高涨,却立足未稳。

安邺是军人出身,却长期从事文职工作,对军事并不擅长。

此时,他狂妄至极,吹嘘可以依靠200人杀入中国广西。

这人看起来不难对付,刘永福可以诱敌深入。

于是,1873年12月21日,刘永福派出少量兵力攻打河内,同法军略一交火就迅速撤退。

被袭击后,安邺恼羞成怒,不顾副将劝阻,率领1个步兵排亲自出城追赶。

追击黑旗军到城郊的纸桥地区,安邺突然被伏击。

数百黑旗军手持大刀长矛冲锋出来,一瞬间就将法军打垮。

混战中,安邺带着部下向后狂奔,自己却不慎掉入一个陷阱。

部下只顾自己的逃命,哪里还会去营救安邺。

安邺绝望的打光了手枪子弹,被一个黑旗军战士挥刀砍下了脑袋。

此战黑旗军仅仅伤亡7人,就杀死了法国侵略军的头子安邺。

倒霉的安邺,他的脑袋还在黑旗军示众了很久。

第一次纸桥战役惨败后,法国人被迫退让。

他们同法国政府签订了《西贡条约》,将安邺占领的越北四省归还越南政府,放弃河内,并赠送5艘蒸汽机炮艇、100门大炮、1000支步枪、50万发子弹;法国要求越南开放红河,并允许法国在河内、海防设立领事馆及驻兵。最终只在河内一个城市获得了经商权。

因黑旗军的顽强抵抗,法国殖民者第一次越北进攻惨败了。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越南政府并没有把黑旗军当做自己人,不愿意他发展的过于强大。

借助黑旗军收复了越北大部分领土后,而越南政府却并不感恩。

他们只是赏给刘永福一个副领兵官的虚衔,发了区区345两银子和3000串铜钱。

自然,法国人可不是这么容易打发的。他们非常希望占据越北地区,打通和中国的陆地交通线。

第一次纸桥惨败的9年后,法军再次北上入侵越北。

1882年,法国海军上校李威利率领舰队和700多步兵北上,4月再次攻破河内。

阮朝的嗣德帝无能为力,只能再次支持黑旗军,并向清朝求援。

满清和法国展开多次谈判,双方都不愿意让步,尤其满清不愿意否认越南是自己的藩属国(也就是放弃越南)。

双方谈崩了,武力冲突不可避免。

1883年3月,李威利出动主力大举进攻。

刘永福故技重施,派遣3000名黑旗军在黑内城外诱敌。

相比安邺,李威利要聪明的多,可惜还是低估了黑旗军的战斗力。

李威利认为安邺带领1个排的士兵,去同数百黑旗军决战,当然不是对手。

此次他带领400多训练有素、武器先进的法军,击溃乌合之众黑旗军应该不成问题。

这400多法军到了纸桥附近,再次遭遇黑旗军的猛攻。

这几年时间内,满清开始对黑旗军有所援助,以抵抗法国人向中国边境的扩张。

于是,黑旗军的军饷较为充足,武器有很大改善,装备了一批先进的火枪,不再是老掉牙的前装火绳枪了。

5月19日,李威利突然和黑旗军主力交火,竟然发现黑旗军的火力很猛烈。

李威利大吃一惊,知道自己犯了大错。

可惜,此时想要后退,已经来不及了。

黑旗军发动冲锋,法军四处挨打,仓皇逃窜。

400人伤亡了200多人,指挥官李威利也被一枪射死。

残余法军如惊弓之鸟,脚不点地的逃回河内。

第二次北上入侵,法国再次惨败,又死了一个指挥官。

战后,越南政府任命刘永福为三宣正提督。

据说战后法国人不知道李威利是死是活,派人求见刘永福。

法国人说:如果李威利被生擒了,愿意撤军和出银两赎回;如果被杀了,也愿出十万两银子将尸体赎回。

刘水福还没表态,他的那些部下直接将李威利的尸体砍成碎块,扔在大路上。

越南老百姓看到以后,都拍手称快。

法国人对越北志在必得,不会甘心连续失败,很快再次进攻。

在1883年法国大军进攻越南首都顺化,越南政府军随即瓦解,国王阮福升向法国人投降,被迫签订《第二次顺化条约》。

根据条约,越南是法国的保护国,内政外交全归法国管理。

这引起了越南民众的普遍愤怒,宣布阮福升是叛徒,不承认他是国王,随后拥护他的儿子阮福吴继位。

随后,越南开始继续向满清求援。

当时是1884年,清军已经消灭国内的太平军、捻军、天地会、白莲教等叛军。

清政府怕湘军等实力派造反,早就将这些有战斗力的军队大体解散,留下的绿营、八旗这群酒囊饭袋。

在越南求援以后,清政府派出远征军,协同黑旗军在河内附近的北宁府、山西府、兴化府一带布防。

这些清军都是混饭吃的打工者,同黑旗军都有很大差距。

清军兵无斗志,指挥官胆怯,内部矛盾重重。

他们刚同法军一碰就全线崩溃,闻风而逃。

打了败仗,清政府只好再跟法国谈判。

这次,法国人同意名义上承认越南是满清的藩属国,但满清不得干涉越南的任何事情,还必须全面撤军。

显然,法国人等于只是给了满清一点面子,而夺取了越南,只是做了象征性的让步。

就在清政府犹豫期间,法国人却竟然连象征性让步也不做了。

法国主战派内阁认为:黑旗军和清军已经不堪一击,根本不需要任何让步,将他们赶出越北即可,必要时候可以杀入中国境内。

在出巨资收买黑旗军领袖刘永福失败后,法军再次进攻。

1884年,波滑少将攻打驻扎山西的清军,拉开了中法战争的序幕。

中法战争分为海战和陆战。

在海战中,清军连续惨败,马尾海战中福建水师被歼灭。

法军成功封锁了台湾海域,增援的南洋水师也被击溃。

不过,法军陆战却连续失败。

在台湾的进攻中,被利用复杂地形的刘铭传不断拉锯作战,困居基隆。

在攻击台湾的同时,法军也继续向越北进攻。

当时法军在越北有2个旅,总兵力8000多人,装备精良,有新式榴弹炮和手摇机关枪。

就兵力和火力来说,法军入侵部队远远强于以往。

1884年的战争初期,法军陆战连续胜利。

清军主帅,广西巡抚潘鼎新秉承李鸿章的“战胜不追,战败则退”方针,一直消极抵抗。

同时,潘鼎新治军无能,清军内斗极为严重:湘军淮军不相容,客军土勇互相倾轧,滇皖鄂粤桂各省军队互相拆台,甚至隔岸观火。

刚和法军一碰,潘鼎新就不战而逃。

数万清军本来就有严重的内部问题,此刻群龙无首后,各部都不愿意留下独自作战。

于是,全军争着后撤,瞬间兵败如山倒。

东线法军轻易占领谅山,主力甚至杀入中国境内的镇南关。

清军守将杨玉科率少量部队抵抗,力战而死。

法军占领镇南关后,一把火把它烧毁。

法军指挥官耀武扬威的对随军记者说:你们看,这就是中国的南大门,镇南关。现在,这个雄关已经不复存在,被我们英勇的法国人攻破了。

不过,没有政府的明确命令,加上后勤困难,法军没有敢于继续杀入中国境内,随后撤退。

镇南关的惨败,让清政府震惊。

如果法军继续入侵,不要说镇南关保不住,广西、云南两省也危在旦夕。

这种情况下,1884年两广总督张之洞急调冯子材指挥战斗。

冯子材是广东省南海县人(今天广州市),从小父母双亡,后迁居广西钦州定居。

他从小就勇猛过人,是天生当兵的好材料,曾参加反清起义。

被清政府招安以后,冯子材以自己的军事才能,身经百战。冯子材是个百折不挠的军人,同强悍的太平军作战期间,他的部队曾多次被打的全军覆没,然而很快重整旗鼓,继续作战。

因特别善战,冯子材受到重用,担任过广西提督的职务,对镇南关一带非常熟悉。

当时看来,冯子材是担任镇南关战役指挥官的最好人选。

不过,一些满清大臣却不支持任命冯子材:他的年龄太大了。

冯子材是1818年出生,已经67岁高龄。

在满清那个年代,医疗非常差劲,普通老人活到60岁就算是长寿,70就是古来稀。

冯子材相当于今天的77岁老人,今天睡着都不能保证明天能够醒来,还怎么带兵呢?

没有其他人选,也只能任命冯子材出马。

作为冯子材来说,他本来在3年前因被其他派系政客排挤,被迫告老还乡,根本没有必要去蹚这摊浑水。

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冯子材身为军人,又怎么能看着法军入侵国土呢?

他毅然披挂上阵,准备和强大的法军决战。

冯子材上任以后,首先收拢败军,稳定军心。

他召集各派系将领,诚恳地说:过去大家闹意见,互相拆台,闹到了今天的地步。镇南关尚且不守,龙州也危在旦夕。大家要以全局为重,摒弃前嫌,协同作战。如法兵破国,家又安在?

将军们听完非常激动,纷纷表示要同法军决一死战。

这边,冯子材又开始在龙州、上思、钦廉等地招募新兵,作为自己的嫡系部队。

他告诫青年们“如果不保家卫国,法兵杀过来,大家都要做亡国奴。看看越南的惨状,亡国奴不好当!”当地年轻小伙子们本来就颇有血性,听了冯子材的肺腑之言后,纷纷投军当兵。

短时间内,冯子材竟然新招到18个营近万新兵,编为“萃军”(冯子材号萃亭)。

“萃军”武器落后,训练不足,士兵没打过仗,然而士气高昂,上下都要同法国人拼命。

1885年3月23日法军第2旅旅长尼格里少将,指挥2500余人从谅山出发,大举攻入镇南关。

法军明明有8000人,为什么只出动2500人?

因为,越北并不是仅仅只有冯子材在作战。

黑旗军和滇军联手,在西线的宣光据点包围了法军,后者被迫调1个旅前往救援。

同时,当地越南民众组织了很多抗法的游击队,四处袭击法军。

法军一旦落单,零星的士兵往往被越南人杀死。

作为越北基地的河内,哪怕是大白天,城郊都有人向法军开枪。

无奈之下,法国人只好留下一些主力部队驻守。

因这些军队的牵制,法军只能调集2500人北上。

一些军官认为此举颇为危险,然而法军旅长尼格里却认为没有问题。

之前法军也没有出动多少兵力,就轻松杀到镇南关,清军闻风而逃,这次为什么不行呢?

这边,冯子材也在调兵遣将。

他有90多个营的部队,共4万多人。

武器装备比法军相差不少,毕竟兵力优势很大,又有越北复杂地形可以利用,还是完全可以一战的。

即便如此,冯子材心理还是没有把握。

他曾对家属说:如果我打败,南方不保,你们要带着祖宗牌位全家北上,决不能做法国之奴。

法军出兵以后,冯子材判断局势,认为法军傲慢自大,一定会孤军深入。

所以,他首先出兵扼守镇南关10里外的一处狭窄山谷,这是法军必经之路。

知道法军炮火猛烈,冯子材花费10多天时间抢修了长达3华里的胸墙和几百个地堡,作为防御工事。

冯子材以嫡系萃军和王晓祺的勤军,共18营1万人,固守正面攻势第一线。

同时,冯子材还将其他主力部署在镇南关两侧,准备夹击法军。

法军旅长尼格里将军,在3月21日就同冯子材的防御部队开始交火。

明知道清军已经开始防御作战,尼格里却毫不在意。

凭借手中的新式武器,法军很快发动了全线猛攻。

3月23日,法军以大炮猛轰清军阵地。

法军使用的是先进的榴弹炮,射程远,威力大,精度高,冯子材的火炮根本不能相比,无法有效还击。

《申报》报导,前线清军其所用火炮,“多系光口,而不用螺蛳炮口”。说明清军只有老式滑膛炮,射程和精度远远赶不上法军的线膛炮。

除了落后,清军火炮数量还少:前线的唐景崧在《请缨日记》中哀叹,“(镇南)关外大炮绝少”,且“各军同病”。

在法军炮击中,清军只能隐蔽挨打,颇有伤亡,清军多个堡垒被火炮轰碎。

法军进攻的步兵刚刚靠近,就会遭遇清军猛烈的枪弹射击,攻不上去。

期间,法军将领尼格里也亲自观察了冯子材的阵地,认为“非常坚固,修筑的很好,中国士兵数量上有着绝对优势”。

即便如此,尼格里自持火力有着压倒性优势,仍然下令继续攻击。

经过一天战斗,法军火炮非常厉害,清军伤亡远远大于法军,阵地也被轰的七零八落。

清军部分将领颇有畏惧,集体向冯子材建议“放弃阵地撤退到凭祥”。

对此,冯子材义正言辞的说:此墙如果守不住,又靠什么来守住凭祥?现在敌军攻势猛烈,我军如果撤退,敌人必然尾追,后果不堪设想。我已年老,决心于此墙共存亡。诸位年轻,想要离开就请自便,万万不要动摇军心。

须发苍白的冯子材如此勇敢,这些壮年将领羞愧无比,打消了撤军的念头,决心第二天死战。

此时,尼格里将军也颇感困难。

冯子材的阵地,修建在狭窄的山地上,地形复杂,法军步兵攻击非常困难。

山地崎岖,法军炮兵的炮击效果被大大削弱,炮兵移动也不容易。

而清军兵力众多,这样打下去,恐怕几天天内难以分出胜负。

从这个角度考虑,尼格里决定派兵包抄清军后方。

他命令团长埃尔明加中校,带着一股法军从侧翼绕行,务必袭击冯子材阵地后方。

尼格里自己,则率领部队从正面猛攻。

3月24日,法军分三路,猛烈攻击清军。

搞笑的是,埃尔明加中校率领的法军迂回部队,走入了一处迷宫样的峡谷。

他们转了5个多小时,又回到了原点。连路都找不到,埃尔明加中校不能发起进攻。而这股法军也因祸得福,成为全军伤亡最少的部队。

尼格里将军却丝毫不知道这点,误认为迂回已经成功。

他命令法军所有预备队全部上阵,大炮以最高射速开炮,务必当天攻占清军阵地。

一时间,清军阵地上到处都是炮弹爆炸,后人回忆“烟雾浓密,连旗帜都看不清;阵地前的弹片,深达1寸;长墙四处崩裂,后方大营也被摧毁”。

期间,几枚炮弹就在冯子材身边爆炸。

副官认为太危险,劝他向后退一退暂避。

冯子材将手持的长矛用力刺入地面,大声说:怕炮弹还打什么仗!我宁死也不会撤退的。谁再说这种话,立即斩首!

经过反复炮击,法军步兵开始发动冲锋,进行总攻。

当法军叫喊着杀到长墙附近时,年逾七十的冯子材带着2个儿子,率先拿着长矛冲出去肉搏。

见主帅都冲了出去,冯子材麾下的萃军各部士兵们也奋力冲杀,杀声震天。

法军上尉狄埃事后惊恐的回忆:突然之间,就在我们的脚下,敌人似乎从一切地缝里面冒了出来。他们手持短戟,开始了可怕的肉搏。敌人数量是我们的十倍、甚至二十倍,从四面八方向我们扑过来。所有的法军军官和士兵,都被他们团团围住。敌人肆无忌惮的向我们开枪和肉搏。不到30分钟,我们连就有四分之一人被杀。

同时,清军侧翼各部也大举进攻,侧击法军,切断法军退路。

尼格里将军终于发现犯了错误,惶恐间急忙下令全军撤退。

可是,一些法军被包围,压根就没法撤退。

无奈之下,尼格里只能率部去营救。

此时到处都在混战,尼格里将军挥舞指挥刀下令时,被一伙清军士兵密集射击。一发子弹射穿了尼格里的胸部,他负重伤倒地不起。

接替指挥的副将赫本哲,发现满山偏野都是清军。他惊慌失措,急忙指挥部队不顾一切撤退。

即便如此,撤退法军仍然四处被袭击,一部溃散,赫本哲也被杀死。

两个指挥官一死一伤,法军失去有效指挥,顿时一溃千里。

他们刚刚退到谅山,清军就追赶而来,法军大惊。

埃尔明加中校接过了指挥权,下令毁掉大炮,放弃谅山。

法军在谅山还有大量的粮食和金银,埃尔明加中校下令“士兵们可以自行带走辎重”。然而,法军士兵只顾逃命,连金银也顾不上抓几把。

埃尔明加中校无奈,只能放火烧掉粮食,将金银投入河内。

谅山的法军撒丫子狂奔到河内,速度之快倒是堪称惊人。

镇南关战役,法军宣布死亡74人,受伤213人。而法军总兵力有2500人,仅仅损失200多人也就是五分之一,不可能溃败到这种地步。

所以,这个数字肯定是缩小的。

实际上,法军这次整个越北入侵作战中,8000多法军共伤亡2000人,当然不仅仅是在镇南关一地损失。

这边,清军被法军榴弹炮轰击,伤亡较大,损失1000多人。

4月2日,冯子材已经攻陷越北很多地区,集中3万多准备进攻河内。

这次惨败,导致法国茹费理内阁垮台。

后来法国军事学者多认为,失败原因是法军在越南军力不足。区区2万5000多法军,需要驻守越南全境还要同清军开战,实属天方夜谭,不太可能胜利。

不过,清政府认为:法军仍然占领台湾一部和澎湖,又用海军封锁中国沿海,还是屈服比较好。

于是,李鸿章要求法军撤退出台湾和澎湖,清军则离开越南。

台湾的法军已经补给艰难,四处被袭击,到了崩溃边缘。

而澎湖法军因霍乱流行,病死者近千人,连总指挥孤拔也死了,根本就无法坚持。

相反,越北的法军如惊弓之鸟,并无斗志,清军随时可以占领河内。

这种军事优势下,满清却主动让步,开创了近代的外交奇迹。

6月11日,天津条约签订。左宗棠对主和的李鸿章作出以下批评:“对中国而言,十个法国将军,也比不上一个李鸿章坏事”;“李鸿章误尽苍生,将落个千古骂名”。

声明:

本文参考: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广州1885年大瘟疫,商业戏院大萧条,只有两个行业特别兴旺

繁荣的商业贸易往往加速疾疫的传播,反过来,疾疫的流行对当时的商业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瘟疫导致的人员伤亡,使得劳动力大量减少,很多的商店关门歇业。1888年广州北门发生瘟疫,后来传到东关、南关、西关,直至周围各县。“南海县属之佛山镇豆市巷某号一日连死六人,铺内无人司理,因而闭门歇业,亦可见患疫者之多矣”。1894年的鼠疫大流行也给广州的对外贸易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粤海关报告在分析 1894年广州贸易萎缩的原因时认为:“除造成伤亡外,鼠疫对贸易带来的危害也是非常大的。一方面是由于人们精神沮丧,无心劳业;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其他港口对来自广州的船舶实行检疫。这一年的鼠疫流行也影响了科举考试,本来在科举考

内部交易披露:Retractable技术持股10%以上股东净买入1885.00股

2020年3月25日,Retractable技术(股票代码:RVP)公告披露公司内部人交易情况:公司持股10%以上股东SHAW THOMAS J于2020年3月24日净买入1885.00股。

相关其他推荐

1885年历史事件|1885年中国发生的历史事件|1885年大败法军|1885年日本是什么朝代|纽约1900年照片|1885年7月27日|1885年英国|中国1885年发生了什么|1885年中国发生的大事|

本文标题:1885年 1885年是什么朝代
http://www.tainingxinwen.cn/qitaxinxi/333063.htm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