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宁新闻网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赏析

鞋

泰宁新闻网 http://www.tainingxinwen.cn 2020-09-17 15:00 出处:网络
这篇文章提供的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赏析,介绍下面内容: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这篇文章提供的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赏析,介绍下面内容: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赏析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唐]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陽向洛陽。

剑外:即剑南,这里代指蜀地。

蓟北:在今河北省北部,安史叛军的根据地。

初闻涕泪满衣裳:意为乍一听到好消息,激动得落泪。

却看妻子愁何在:再看看妻子儿女,愁容已经无影无踪。却看(kān),做再看,还看解,不做回头看或回首顾视讲。却,与下句的“漫”字相对。愁何在,意为愁已无影无踪。

漫卷诗书:胡乱地卷起书本,做归乡准备。

放歌:放声高歌。

纵酒:开怀畅饮。

青春作伴:意为一路春一光明媚,可助行色*。青春,春天。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陽向洛陽:预拟“还乡” 的线路:出峡东下,抵襄陽,然后由陆路向襄陽老家进发。字里行间流露出诗人无限的欣喜。巴峡,泛指在四川省境内的一段。巫峡,三峡之一,在今四川巫山县东。向洛陽,句末原注:“余有田园在在东京(洛陽)。”

在剑南忽然传来收复蓟北的消息,刚一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激动得老泪横流。再看看妻子和儿女们,平日的优愁已不知跑到何处去了;我胡乱地卷起诗书高兴得几乎要发狂。白日里我要开怀痛饮,放声纵一情歌唱;明媚的春一光正好伴着我返回故乡。我要立即动身,从巴峡乘船,穿过巫峡,顺流直下到达襄陽,再从襄陽北上,直奔洛陽。

这首诗作于唐代宗广德元年(763)春天,作者时年五十二岁。据《旧唐书·史思明传》记载,宝应元年(762)十月,什固怀恩等屡破史朝义军,次年正月,即宝应二年(763)正月,史朝义兵败自一杀,他的部下投降。唐王朝相机收复了河南、河北。至此,延续七年多的“安史之乱”即将结束。这时杜甫正在梓州(今四川三台县),他听得这个消息后,不禁惊喜若狂,以饱含激*情的笔墨,挥笔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名作。以抒写忽闻叛乱已平的捷报,急于奔回老家的喜悦。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忽传”表现捷报来得太突然,“涕泪满衣裳”则以形传神,表现突然传来的捷报在“初闻”的一刹那所激发的感情波涛,这是喜极而悲、悲喜交集的.逼真表现。“蓟北”已收,战乱将息,乾坤疮痍、黎元疾苦,都将得到疗救,个人颠沛流离、感时恨别的苦日子,总算熬过来了,怎能不喜!然而痛定思痛,回想八年来的重重苦难是怎样熬过来的,又不禁悲从中来,无法压抑。可是,这一场浩劫,终于象恶梦一般过去了,自己可以返回故乡了,人们将开始新的生活了,于是又转悲为喜,喜不自胜。这“初闻”捷报之时的心理变化、复杂感情,如果用的写法,必需很多笔墨,而诗人只用“涕泪满衣裳”五个字作形象的描绘,就足以概括这一切。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这一联以转作承,落脚于“喜欲狂”,这是惊喜的情感洪流涌起的更高洪峰。“却看妻子”、“漫卷诗书”,这是两个连续性*的动作,带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当自己悲喜交集,“涕泪满衣裳”之时,自然想到多年来同受苦难的妻子儿女。“却看”就是“再看看”,这个动作极富意蕴,诗人似乎想要向家人说些什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其实,无需说什么了,多年笼罩全家的愁云不知跑到哪儿去了,亲人们都不再是愁眉苦脸,而是笑逐颜开,喜气洋洋。亲人的喜反转来增加了自己的喜,再也无心伏案了,随手卷起诗书,大家同享胜利的欢乐。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这一联,就“喜欲狂”作进一步抒写。老年人难得“放歌”,也不宜“纵酒”;如今既要“放歌”,还须“纵酒”,正是“喜欲狂”的具体表现。这句写“狂”态,下句则写“狂”想。“青春”指春季,春天已经来临,在鸟语花香中与妻子儿女们“作伴”,正好“还乡”。想到这里,又怎能不“喜欲狂”!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陽向洛陽”一联写“青春作伴好还乡”的狂想鼓翼而飞,身在梓州,而弹指之间,心已回到故乡。惊喜的感情洪流于洪峰迭起之后卷起连天高|潮,全诗也至此结束。这一联,包涵四个地名。“巴峡”与“巫峡”,“襄陽”与“洛陽”,既各自对偶(句内对),又前后对偶,形成工整的地名对;而用“即从”、“便下”绾合,两句紧连,一气贯注,又是活泼流走的流水对。再加上“穿”、“向”的动一态与两“峡”两“陽”的重复,文势、音调,迅急有如闪电,准确地表现了想象的飞驰。试想,“巴峡”、“巫峡”、“襄陽”、“洛陽”,这四个地方之间都有多么漫长的距离,而一用“即从”、“穿”、“便下”、“向”贯串起来,就出现了“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陽向洛陽”疾速飞驰的画面,一个接一个地从眼前一闪而过。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诗人既展示想象,又描绘实境。从“巴峡”到“巫峡”,峡险而窄,舟行如梭,所以用“穿”;出“巫峡”到“襄陽”,顺流急驶,所以用“下”;从“襄陽”到“洛陽”,已换陆路,所以用“向”,用字高度准确。

这首诗,除第一句叙事点题外,其余各句,都是抒发忽闻胜利消息之后的惊喜之情。万斛泉源,出自胸臆,奔涌直泻。仇兆鳌在《杜少陵集详注》中引王嗣奭的话说:“此句有喜跃意,一气流注,而曲折尽情,绝无妆点,愈朴愈真,他人决不能道。”后代诗论家都极为推崇此诗,赞其为老杜“生平第一首快诗也”(浦起龙《读杜心解》)。

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赏析的相关内容如下:

江汉杜甫赏析|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赏析简短|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赏析|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杜甫古诗|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赏析|九日杜甫赏析|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翻译及赏析|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课件|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杜甫身在哪里|

本文标题: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赏析
http://www.tainingxinwen.cn/qitaxinxi/480852.html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